神海

柴/OC/FGO
文画兼修
死者目前情绪稳定
全作全杂食

“坏掉的布偶和造雨机器”

“玫瑰,海洋,还有纸牌。”
“没什么好犹豫的,选我吧––––”

是自家的oc
和普通聊天触发到奇怪开关于是强行给儿子套了女仆装嘿嘿嘿。
是指绘,第一次完整的指绘。

个人介绍

✘这里神海/唯黯,昵称“海”

✘目前沉迷RHG/fgo,yys,克苏鲁神话

✘自家OC是我心头爱。

✘是个文手,沉迷码设定无法自拔,孩厨。

✘家里蹲,很多东西都不清楚,会计专业学生。

敏感但是好接触,如果是聊梗的话就相当于泄洪。

负能量充斥但是不会传播,很担心被别人讨厌吧所以比较多疑。

喜欢清新,猎奇类的东西,不过并不指实体。

只会画朝左的脸而且人体非常诡异,因此只画Q版还有柴柴,是个有板子没电脑的废物。

时常即兴写文,然后就跑路了:-D

欢迎来聊骚,极度反感恶意晒卡行为,我也会有ssr的😂😂😂😂

写作炮友读作情侣【1】


cp向安雷
现pa学院ABO,安A雷B
内含瑞嘉,注意避雷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新的一学年,安迷修规规矩矩地穿着校服系好领带重返校园,一个假期没有打理,整个寝室都灰蒙蒙的,当安迷修推开门被灰尘呛到咳嗽时,格瑞已经在寝室里打扫了,安迷修只看见这个平日里寡言少语的高材生,一把鸡毛掸子舞得像作法一样,灰尘便从床板和天花板上扑簌簌落下来。
  “格瑞你来的好早啊。”安迷修边说边抄起扫把,把落在地上的灰扫成一堆。
  “还好,刚到十来分钟。”格瑞随口道,隔着口罩,他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。
  “才一个月怎么积了这么多。”安迷修的扫把扫着落不完的灰,他的裤脚、鞋子也灰扑扑的,“楼上是高年级,我们放假的时候还没走呢,据说每晚都在蹦迪。”格瑞接过话茬,满足了安迷修的求知欲。
  “说起来,有新生来报道了吧,我们升段了。”安迷修揉揉胳膊,一整个寒假没怎么运动都缩在空调房里,现在大搞了一番,即使是alpha的身体也有点活动不开,但是考虑到一会儿可能要去搬书什么的,安迷修使劲扭了扭胳膊。
  “嗯,你要去看?”格瑞问,但听起来完全不像问句,“去啊,给学弟学妹们一个好印象!”安迷修说,说不定还能认识美丽可爱的小学妹,安迷修登时就发光了,格瑞移开了视线。
  打扫寝室花了他不少时间,安迷修离开宿舍楼,大老远去校门口时,门口就稀稀拉拉几个人了,新生们老早就钻宿舍收拾去了,安迷修叹了口气,计划失败了,错过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最佳时机,失策失策!
   格瑞没有跟他一起走,一出门就拐进了图书馆,空荡荡的校门口无情的把自己空白的一张大脸对着安迷修,安迷修只好遗憾的转身想去图书馆帮帮忙什么的,刚要回身,门口就走进来一个十分夺目的人。
  一个黑发的男生,他的头发偏长,看起来没怎么修剪,长长的盖住了后颈,但却意外的清爽,安迷修到吸了一口气,他被一个男的吸引住了眼球!那个男孩的眼睛是深邃的紫色,让人觉得很神秘。
  他拖着自己的行李箱----小的简直像个背包的黑白图案箱子,他带着白色蓝边的耳机,快步走向西边的学生公寓,那边是Omega寝室,偶尔也会有beta住,只不过很少,都是没房间了才住那里。
  那人正好和安迷修擦肩而过,他扫了安迷修一眼,眼神就像电流一样,安迷修突然就当了机,这么近看,这人也太好看了吧,妥妥的是要成校草的啊。
  处于一种礼貌,那男生给了安迷修一个浅笑,许是无意的,但安迷修着实是被惊艳到了,不过等他以后知道这个笑其实是赏赐……那都是后话了。
  这个笑容仅持续了一秒,也许更短,就消失了,那人又恢复了常态,两条包裹在牛仔裤里的长腿就把他送离了安迷修的视线。
  安迷修愣神,连门口又来了个小姐姐也不知道。

  “我怎么又和你在一起。”嘉德罗斯盘腿坐在床上,手里端着盒巧克力香草冰淇淋,“你可闭嘴吧,还有谁受得了你,和你分一个寝室的一开始就被你吓跑去换寝室了好吧。”雷狮随手把行装往穿上一扔,“我不过是给个面子,哎,Omega寝室环境不错啊,你还真是不讨人喜欢呢,以后可没有alpha敢要啊。”
  “我还需要那些渣渣吗?你也不过是没人愿意一起住吧。”嘉德罗斯说着,把冰淇淋往嘴里送,“你这么说心里真的一点b数没有吗?”雷狮摘下耳机,里头放着的摇滚隐隐约约能听见一点声音,“b数?没有,我Omega,你才是beta。”

  “格瑞,要是一直忘不掉一个人,总是想起来……”“你恋爱了。”格瑞翻阅着他抱回来的厚厚一摞书,“可我今天还是第一……”“一见钟情。”格瑞又说,安迷修干笑两声,很有经验嘛格瑞……我话都没说完的。
  “一见钟情,也没那么容易吧,在下可不会对小姐姐们变心啊。”
  “文科的高材生,可要分清楚词语的含义啊。”格瑞翻了身面对墙壁,这个动作安迷修在熟悉不过了:有事下次再说。 
  文科院和经济院相隔不远,中间只隔一条人工小河,只消到桥的另一边,就是一个新世界,疯起来能指着你的鼻子眼睛说动产不动产。
  安迷修今天上午没课,就寻思着在这个偌大的校园里随处逛逛,顺便去超市帮帮忙什么的,走着走着也没看路,差点撞上迎面走来的人“唔啊,抱歉!”安迷修摇晃两下连忙向对方道歉。
  他一抬头,一双熟悉的紫眸就进入了眼帘,这不就是上次在校门口看见的那个人吗,他是经济院的?安迷修愣神打量他,啊,再一看果然还是好好看啊。
  “走路还慌神啊,你是不是要庆幸一下这不是马路。”雷狮开口道,安迷修不禁在心里感叹:这人的声音也很好听,如果忽略他说的那些话……
  “对不起……在想事情所以没注意……”安迷修直冒汗,雷狮高出他半个头,这身段和气质一看就是温室里出来的精英,正儿八经的高富帅,安迷修文质彬彬,和这样占据了所有优势的雷狮一比,还是略差了些。
  “看在是文院学长的份上,我就不计较了,你下次当心点。”雷狮皱眉,安迷修舌头打结的样子甚至让他以为自己遇到的是个语言障碍者,“哦哦谢谢……那个,我叫安迷修,如你所见,文学系的……”安迷修道,自报姓名,也是礼貌,“……雷狮,经济系的。”雷狮看着安迷修的眼睛,眼神明亮干净,他是beta,察觉不到安迷修的性别,但是凭感觉,是个alpha没错。
  安迷修突然又想起上次看见他往Omega宿舍去的事情,哇,一米八的Omega,安迷修越发觉得自己没面子了,但是转念一想,自个儿凭本事长的呆毛,算到身高里也有一米九。
  两人第二次见面结束在雷狮回去上课的这个档,看起来,雷狮完全没有记住安迷修啊。
  自那以后,安迷修睁眼闭眼都是雷狮,这样莫名其妙叠加的好感算什么呀真的是。
  这不是才见了两面吗?!安迷修,你不是那种看脸的男人!

  安迷修的教室大的很,安迷修坐在中间部分,这里很多学生都在玩手机或者睡觉,安迷修腰杆笔挺,自然十分显眼,这样的地理位置,床玩的风景也能一览无余。
  外头一抹白过去,安迷修伸长了脖子----雷狮!此时他在额上绕了一圈白色头巾,在人群中算标新立异,但却没有什么违和感,好像他就该这样,这个人比之前还要潇洒几分。
  “安迷修?你怎么了,脖子扭了吗?”台上的教授问他,度数已经不适合了的眼镜让他看安迷修就像在看一头落枕的长颈鹿,“没事没事,抱歉。”安迷修摆摆手缩回了脖子老老实实坐着,眼神还在往外瞟。

  “安哥有喜欢的人了?”同学a一把揽过安迷修的肩膀,另一只手抱着个篮球,“谈恋爱和打球不能兼得呀。”“闭嘴,我们安哥可是系草,迷妹可多了(虽然接触过后就再也没见过了)。”同学b一把抢过篮球推了一把a,“我没有,你们不要乱说,我是那种人吗……”谈恋爱什么的,毕业了再说啦,安迷修心想,不过是好奇心作祟,这样的心理很快就会消失了,不然的话,这时才蠢蠢欲动的情愫,不是太晚了么。
  两个小伙子满心都是打篮球,也不再打趣了,兔子似的蹦着走了,“谈恋爱啊,我还是更喜欢小姐姐嗯……”安迷修揉揉肩,钻回了教室,吧整个人埋在书堆里,免得自己又陷进紫色的海里。
 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为啥一直在想雷狮好吗!安迷修真想哭,他对不起那些可爱的女孩子,他想,这绝对是他从每次想过的意外,他大概是喜欢上了一个四舍五入一下就有一米九的 Omega……
   “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颜如玉……雷狮,是什么味道的Omega呢……”

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只打好了这一章,剩下的还在本子上,明天返校之后过一天就英语口语上机测试,只是测试,非正式考。加在一起还有四场大考吧。
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更,也许暑假,也就是一个半月后。有点纠结,先放出吧。
会等我吗?
 
 

给安安穿自己的衣服!这些衣服版型都好看但是我穿起来超丑。【因为胖。】
后面ooc雷预警,以及性转预警。

太好看了我吹爆😌😌😌😌😌😌😌
戳到心里了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

秋蝣:

50fo感谢!!@神海和唯黯都是我这海洋爱好者💦 海海点的冷热流围裙安 有一丢丢安雷意味

【安雷】即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

【安雷】即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
*人类安X灵魂雷
*给自己的生贺,然而记错了日期并不是8.26而是9.24,想睡觉所以提早发。
*是一个一直想写的,剧情参照歌曲MV,有改动。曲名【即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】
*我觉得是糖。
*很多地方都是搬MV的很抱歉,我不是很清楚该不该这么做,如果这是错的,我会删掉的。说实话MV真的很棒。
------------------
  安迷修已经好几天一句话也不说了,就连遇到艾比的时候,也只是象征性地弯弯腰。
  “衰仔,那个没马的这几天失魂落魄的,要不要大发慈悲去安慰他两句啊。”艾比和埃米面对面坐在咖啡厅的露天座位下,时不时瞅一眼坐在另外一边的安迷修,“行了吧老姐,你可别去损人家了,没事也要被你说有事…哎哟!”埃米话音刚落就被艾比锤了下脑袋,“喂,说什么呢!”艾比鼓起腮帮子,“我去安慰他他得感谢我知道吗!”“姐,姐你说得都对!!先别敲了!”
  安迷修和往常一样点了两杯咖啡,自己手里一杯,对面座位上一杯,虽然并没有人会再把温热的咖啡杯拿在手中。
  这大概是第三天。安迷修觉得过了三年,耳边常有的轻浮声音突然消失不见,难免有些不习惯,因此他也时常产生些幻觉,比如说,安迷修早上像个姑娘一样逛菜场的时候,他就会听到雷狮的声音:“怎么买的全是蔬菜啊,你是兔子吗安迷修?”然后下意识的回头,看到几个陌生的大妈大爷。
  原来都是脑内播放啊,安迷修提着一袋子新鲜蔬菜,底下藏着一袋肉,被鲜绿的菜叶遮得严严实实,安迷修经常会这么做,在雷狮看不到的地方,买上这么一袋藏在蔬菜下面,给他一个惊喜。
  然后又在做饭的时候…“喂喂,安迷修不要放葱啊!!”“多加点辣好吗,又不是老头子要什么清淡…你听见了吗!”
  感觉到处都是他,闭上眼睛看到的也是雷狮,睁开眼睛,看到雷狮在自己边上,一揉眼睛,发现是错觉。
  “安迷修,你没有往咖啡里放牛奶吗。”一句带着抱怨的话飘进安迷修的耳朵里,这个端着咖啡失神的年轻人一下子睁大了眼睛,雷狮?
  雷狮没有带着他那条恶党头巾,软下来的黑发看起来手感很好,此时他正坐在安迷修对面,用手罩着那被快要冷掉的咖啡,“喂,发什么呆呢。”雷狮不耐烦地在安迷修眼前挥了挥手,安迷修用力揉了揉眼睛,再睁开,雷狮还是好端端地坐着。
  “啊啊啊!!!”安迷修突然马叫一声,吓得呆毛姐弟抖了三抖,“你是人是鬼???”安迷修差点打翻手里的咖啡,他指着雷狮的脸嚎叫道,“完了老姐,安哥疯了。”埃米小小声对看呆了艾比说,“他在对空气说话诶,是不是你上次那一巴掌打出后遗症了啊?”“不,埃米,”艾比语气突然柔和下来,“这是思念太深,放不下那份感情啊。”“…姐,你又看了那个狗血电视剧啊?”

  “我?我是鬼啊。”雷狮很自然的回答,“还有,别这么大反应,现在能看见我的就你一个,别像个神经病一样。”雷狮笑道,安迷修这才反应过来路上的行人们都一脸懵逼地看着他,安迷修干咳两声,尴尬的坐下了。
  “你怎么突然出现了,吓得我以为大白天见鬼了。”安迷修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脯,“你现在真的只是个魂儿吗?”“看见我居然吓成这样,太丢脸了分手吧。”雷狮嫌弃的看着安迷修的动作,“嗯,我现在确实只有个魂儿。”雷狮的手扫过咖啡杯,径直从杯身穿了过去,“你碰不到东西…那你怎么坐着的…?”“谁跟你说我坐着了?我飘着呢。”
  埃米咬着叉子对艾比说:“老姐,安哥已经对着空气说话好久了,我们要不要打120啊。”“你懂什么,我刚不是说了吗,这是爱啊!”“姐,我们把电视卖了吧。”
  安迷修勉勉强强接受了雷狮回来的消息,他没有告诉其他人,也没有告诉卡米尔,因为就算是卡米尔,也看不见雷狮,为了避免被路人撵进精神病院,安迷修和雷狮回家去了,安迷修打开门,闪身想让雷狮先进区,结果雷狮闭着眼睛从墙里穿了过去。
  安迷修:……
  雷狮:傻了吧爷会穿墙。

  “哟,打扫的不错嘛。”雷狮扫视了一边自己曾和安迷修一起住的居所,一点儿也没变,茶几上精致的海盗船模型也没有沾染上一点灰尘。
  只要是雷狮的东西,都干净的发亮【不包括内裤什么的。】
  “你的东西,我都有好好收拾哦,”安迷修扭头看着雷狮,发现雷狮的身体隐隐有些透明,不过看得不真切。
  他下意识想抱住雷狮,手里却什么也没碰着,“你碰不到我的。”雷狮看着失去中心差点摔跤的安迷修,他也下意识想把安迷修扶起来,同样的,他的手穿了过去,“安迷修,我手就这样从你左胸穿过去,能不能碰到你的心啊?”“估计不能。”
  “不能真正拥抱的话,走个形式也好啊。”安迷修抬起头看向雷狮,视线交错碰撞,雷狮的目光直直撞进了安迷修的那片绿意里,差点无法从中脱离,相应的,安迷修也差点陷入雷狮的星海中。
  “行啊,就满足你这个愿望吧。”雷狮嘴角上扬,露出了安迷修最熟悉的笑容,不羁且高傲。
  两人小心翼翼的交错双臂靠近对方,直到。
  他们都跌进一片虚伪但真实的温暖里。
  “雷狮我碰到你了!”安迷修意外的叫道,“我碰到你了!”“好了白痴别吵!我知道我也是。”雷狮嗤笑一声,轻轻把脸埋进安迷修颈窝。
  实际上他们还是没有碰到对方,没有载体的雷狮,无法触碰任何事物,他们感受到的暖意,源于内心。
 
  “安迷修我要吃肉!”
  “你又吃不到!”
  “安迷修我要洗澡!”
  “浪费水!”
  “安迷修我…”

  大概是因为再见的关系,雷狮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,因为他想在做的事情,都被限制了。
  要怎么过好手头仅有的三天呢?第一天再过几个小时就过去了,但是他没有做任何又意义的时,他一照镜子,没有自己的影子。
  安迷修终于想起来问雷狮一个重点了:“雷狮,你怎么回来的。”
  雷狮闻言扭头,飘转到安迷修身边告诉他:“从云上滑下来的。”
  “…能讲详细点儿吗…你当是玩儿滑滑梯呢,这么简单的话我爸妈早来看我了。”安迷修半眯着眼睛表示不信。
  “是这样,我当时醒来之后看见我前面好多人,我是最后一个,我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没插队…”雷狮一边回忆一边说,“没插队?这不像你啊雷狮。”“别插嘴!我都说了觉得不是好事了。雷狮给了安迷修一个恶狠狠但毫无威胁的眼神,“我问我前面那个老头,他说我们都是死了的,在排队过河上天堂,当时我还不信,然后我就探头去看,队伍最前面是一条河,前面好像还有个守卫,问了前排的人什么就让他们过去了。”“然后呢?”“然后过了河的那些人,手里要是还有什么东西的,东西就都消失了,头顶上冒出个光圈,背后一对小翅膀就走了。”
  安迷修听着雷狮的描述突然笑出来,长了小翅膀和光圈,那不就是变天使了吗,雷狮,天使,完全不搭边吧!见安迷修笑得这么大声,雷狮便问他为什么,“我在想你过河之后长个翅膀头顶光环的样子哈哈哈哈哈。”“安迷修,要不你也死一死去感受下?”雷狮黑着脸笑,“那不行,你后事我还没处理完呢,葬礼还没举行,我死了,谁给你处理后事?你想让卡米尔看到你桌子底下那些粉红本本吗?”雷狮不说话了,私人物品被翻出来真的不是一般的羞耻,就像安迷修上次打扫房间翻出了雷狮一条小船内裤一样。
  “哦,问题还没结束呢,你怎么下来的。”安迷修问,“因为我是最后一个嘛,所以我在云边缘往下看了眼,一眼就看到了你家那儿,我还没活够啊,所以就想下来,但是那个高度直接跳我也觉得不太好啊…”
  安迷修像是知道了什么,他开口:“所以你头巾没了…?”“嗯,一条头巾肯定不够,正好现在又是冬天,反正身外之物都会消失,前面的人就把自己的围巾啊这些给我了。”
  “他们不想下去吗?”“我有问啊,我前面的都是些老人,说反正活不过来了就不在意了。”雷狮撑着脸,像是在讲一个漫长的故事一样,没有一点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自觉。“那还真是得谢谢他们了。”安迷修点点头,“所以我编了条绳子就下来了。”雷狮说,揉了揉自己的头发,“没戴着头巾好不习惯啊。”
  雷狮在下来的时候,听见有个人对他说:“只有三天哦,三天时间到了,我就要带你上去了。”雷狮不清楚是谁说的,但他很清楚的意识到这是真的。
  于是他把这个也告诉了安迷修,“只有三天…吗…”安迷修看起来有点难过,雷狮对这样的安迷修实在是讨厌,他干脆就骂起来:“安迷修,你以为你低个头流几滴盐水我就不用回去了吗,你就这么垃圾?难过个什么劲啊,好好把握时间不行吗?”
  嗯,是啊,安迷修抬起头,伸手去摸雷狮的脸,他总感觉自己是碰到了他的,手心里的热意是不会说谎的,于是安迷修动了动手指,发现还是一片空气。
  抓紧这最后一点时间吧。
  好希望自己和海豚一样一辈子都不需要怎么休息啊,安迷修有些头疼的闭上眼,雷狮已经不受生理的限制了,他不需要休息,但是安迷修需要。
  “累了啊?”雷狮绕到他跟前,“那就睡呗。”“可是只有三天,第一天也快结束了。”安迷修喃喃,“有什么关系,都闹了一整天了,安静一会儿也好,我和你一起就是了。”“可你不需要休息不是吗?”“这不代表我不可以啊。”雷狮双手叉腰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“不要把你的思维局限在一块地方。”
  安迷修是真的很累了,这几天他就没有好好休息过,睁眼闭眼都是雷狮,眼睛下是淡淡的黑眼圈。
  安迷修终于还是投进了被褥中,和雷狮面对面,安迷修将手覆于雷狮手上,重复着以往平凡时的一举一动。
  灵魂也有温度吗?真好。
 
  雷狮闭上眼,身边的安迷修睡熟了,比前几天情况好得多,大概是再见到了雷狮,便放下了心,呵,傻子,要是我又走了,又会怎样呢。
  雷狮回忆起来,当他顺着长长的绳索画下来的时候,他看见东边地平线微微泛着鱼肚白,天快亮了,于是雷狮干脆就松开了一只手,飞似的滑了下去,有那么一瞬间,他看见绳索上有一段不一样的颜色,记得是金色的,好像还带着些花纹,雷狮不记得自己哪来的一大堆东西里有这么鲜亮的颜色,但他下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没来得及仔细观察,下来之后,他也是忙着找安迷修,完全把这事儿抛在了脑后。
 
  “早安,”雷狮叫了声半醒的安迷修,“第二天到了。”“嗯…早安,今天有什么想做的吗?”安迷修撑起身子,松散的衣扣能看见底下藏着的健康的白皙皮肤,雷狮愣了愣才回答安迷修的问题。
  “不知道。”
  感情这人从上面溜下来根本一点目的都没有吗?安迷修揉了揉凌乱的头发:“雷狮,你下来到底是为了干嘛。”“看你。”
  好吧我服了,雷狮怎么这么可爱………“的衰样。”
  当我没说。
  “算了那就随便逛逛吧,能有一秒是一秒。”安迷修胳膊一撑下了床,雷狮慢悠悠的飘在他身后,打理完毕以后,两人一前一后漫无目的的走上了街,“雷狮我跟你说,南路的烧烤摊,自从你没了之后人少得不行,都快倒闭了,”安迷修摇摇头,“也就我还有几个学生在那里吃吃了。”“诶,我平时去的时候人挺多的……哦!我记得那时侯旁边都是女的!!”“所以你想说什么。”“她们一定都是因为我太帅了所以来的!!”“停止你的臆想!但你的回答我不置否认。”
  然后,他们迎面碰上了卡米尔,安迷修和卡米尔四目相对,尴尬的气氛凝结了空气,看得雷狮发毛,“你没事吧。”卡米尔先开口,说完就低下头拉低了帽檐,卡米尔不是很擅长安慰别人。
  “没事。”安迷修微笑,他这个笑容让卡米尔觉得不正常,“刚刚在远处就注意到了,你好像一直在一个人自言自语?”卡米尔问,安迷修嘴角撇了撇,卡米尔的观察能力果然不是盖的,明明安迷修已经很小心的避免被他人发现了,竟然从远处就看出来了吗…?
  安迷修觉得要试一试,于是他开口:“雷狮在我旁边。”卡米尔的眼睛亮了亮,随即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安迷修,安迷修不会真的和那两个大呆毛说的一样傻了吧?“怎么可能?”安迷修很清楚卡米尔不会相信,他也没有要求卡米尔一定要相信,雷狮的眼神有些复杂,他凑近安迷修的耳朵:“好了,卡米尔是唯物主义者。”“可这就是事实嘛,没关系的。”安迷修扭头,认真的表情让雷狮觉得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,卡米尔眯起右眼看着对空气说话的安迷修,目前为止,除了对空气说话,安迷修还是挺正常的。
  安迷修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告诉了卡米尔,卡米尔有些动摇,因为安迷修看样子没病,他也不会说谎,“好吧我相信了。”卡米尔皱着眉头,看向安迷修身边,“看吧。”安迷修笑着抬起了手,“服了你了。”雷狮哼了一声,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把手搭在安迷修手心里,这是计算过距离的动作。
  “我不确定大哥是不是真的在这里,在的话,我要说一下,团里现在境况还行,没有谁在搞事,帕洛斯也没有。”卡米尔像是决定了什么,有点不自然的对着安迷修身边的空气说话。
  “卡米尔,方向错了,雷狮在我右边…”
  卡米尔:………
  雷狮::-D

  冬日街市上行人稀少且安静,每个人都走着自己的路,低头看着自己的脚,雷狮不再懒散地漂浮在安迷修身边,转而踩在地上同安迷修一起行走,尽量让他有两人还在一起的感觉。
  云朵上的人们,旧的过去了,新的上来了,这样的日复一日大概持续了有近万年了吧?
  安迷修和雷狮走过他们走过的每一个地方,和花市的奶奶打招呼,和书店的年轻老板问好,所有一个和善的面孔都从眼前过去,在脑海里留下一个标记,安迷修发现雷狮看他们看得格外认真,以往他都是漫不经心地扫一眼就管自己去了,这次雷狮仔细的看着他们的脸庞,甚至还仗着自己透明,硬是凑到了他们的鼻子尖端详。
  安迷修是在是看不下去,伸手去拉雷狮,他的手从雷狮手上穿透过去,已经收拢的指尖空无一物,啊,忘了。
  安迷修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,被面前苍老的太太双手拢住摩挲着,“小安真好呢,你看见自己心念的人了吧,真好呢…”“诶?”安迷修一惊,“要是我也能看见就好了呢…”老太太笑着,牙床上仅存的牙齿告诉安迷修她年岁近百,手被解放出来,老人的手里凉凉的,没有一丝肉,皱皱的手背着实叫人心疼。
  “喂安迷修,我看到她边上有个老头。”雷狮转身对安迷修说,“?!”安迷修没敢出声,他自然是看不见那位老人的,但是安迷修知道,他想必就是老妇想见到的那人了。
  “呵呵,真有福气呢…”老人的笑语渐渐变远,安迷修继续走着,顺着旧市的街道,各样的老房子退到身后,安迷修看着自己的手心,捏紧,他感觉自己抓住了很重要的东西。
  在这之后,安迷修没有再和雷狮一起出门了,他向雷狮炫耀自己精湛的厨艺并损了雷狮几句---
  生活十级残废。
  他专门做雷狮喜欢的菜,还搭了个小烤架,自己串上几串,放在煤气灶上转动,雷狮怀疑这玩意儿的安全性但没有说,反正自己吃不了。
  窝在家里的三十多个小时,安迷修经常把自己锁在仓库里做着一些连雷狮都不能知道的事情,当然雷狮会无视门锁,直接穿墙进入,这时安迷修就会在雷狮靠近自己之前把手里那东西紧紧护住,一个角也不露出来,即便雷狮能够穿越物体,他也不能透视,也不能触碰它们。
  “什么东西啊神神秘秘的。”雷狮唏嘘,安迷修却笑了:“还不到你知道的时候。”“哼,在不告诉我我就上天了。”“都说了还没到时候啊我的雷日天。”
  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。
  他俩能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,晚上,雷狮坐在阳台上看着他的那朵云,长长的“绳子”依旧悬挂在那里,雷狮仔细计算了一下,实际上他们拥有的时间依旧不是正好三天了,大概在过上12,3个小时,雷狮就得回去,也差不多就是明早八九点。
  回头,客厅里没有安迷修的影子,估计又在鼓捣他那小秘密吧,雷狮赌气似的鼓起腮帮子,扭头仰望天空。
 
  我们的手里什么也没有,也触碰不到对方的手,但是残留的暖意,我认为那是真的,四舍五入就是碰到了啊!
 
  安迷修在脏兮兮的桌子上不知不觉合上了眼睛,粘糊糊的就入了梦里,这个梦真是奇怪啊,就像我们所说的走马灯一样,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飞快的倒转,安迷修坐在椅子上,看着这些倒带,眉头渐渐皱起来,所看到的片段越来越不合人意,翻转拼凑过来简直就是灾难重现。
  “叮”,一声清亮的铃响,画面静止在安迷修得到雷狮死讯的那一刻,手中的纸上的名字,文字,无一例外被划的一团糟,被墨线掩埋着的是安迷修至今最大的噩耗。
  “!”他醒了,安迷修用力揉了揉眼睛,八点二十五。他没看见雷狮,出去逛了吗?不会吧,就算他要出去,也会叫上自己的…
  走了吗!?
  安迷修一把推开房门,看见雷狮站在阳台上,踩着扶手和一个银发的男人交谈,“时间到了,我们走吧。”“诶,我还以为还能再多呆一会儿的。”雷狮懒洋洋的把手插在口袋里,“上面已经快要到你了,再不上去的话,可要堵车了。”男人笑道,“啊啊,我知道了…至少让我道个别吧,”雷狮转身,看见了站在客厅里的安迷修,“啊,已经起来了啊,也省得我去叫,再见啦。”雷狮朝安迷修摆摆手,给予骑士一个温和的微笑,安迷修转身就冲回了他的小房间,“啧…一点表示也没有吗,失望。”雷狮的笑容淡下去,转而成了略带怒气的皱眉,“丹尼尔,可以了。”“好的,上面现在没人,大家估计都等极了。”丹尼尔握住了雷狮的手,慢慢将他往上带。

  快点,快点…再快一点啊!安迷修睁大了眼睛,手指的动作一秒也没有停过,实在抓不到什么的话,至少让这个!
 
  雷狮和丹尼尔靠近了之前从云上放下的绳索,中间有一段长长的金色带子,印着星星的纹样,雷狮看了一眼,笑出了声,怪不得丹尼尔下来的时候上身只一件外套,雷狮都想要告他耍流氓了,原来是把自己的缎带作为最关键的一部分了吗,缎带真的很长,如果没有这一段,雷狮要到达地面还真是有段距离。
  只是安迷修最后的反应实在是让雷狮不悦,一句话也不说就跑了是什么意思?他不知道,安迷修正拼了命的在做一样东西,即使手被扎出了一片血也不管,只是很快抹去免得血染上手里那东西。
 
丹尼尔和雷狮踩上了云朵,在身后数人的注视下慢慢走向那条小小溪流,走过去了以后,就永远不会再回归了,雷狮没办法活过来,所以…就算是只能在天空中看看,也足够了吧。
  “哗--”雷狮没有丝毫的犹豫,一脚踩进了水中,他走得很慢,当他已经走到溪流中央的时候。
  安迷修再度冲了出来,他跑到阳台上,面朝那片云朵,举起了手里的东西,长长的,随风浮动着。

  “能送达吗…?”

  “嗯?”雷狮发觉到了什么,低头一看,手中多出了一样东西,这就是安迷修老是把自己锁房里的原因?“呵…傻子。”雷狮苦笑一下,身外之物过了着溪流,就都会消失了,现在给我有什么用呢?雷狮没有想过,自己现在是真切的碰到了一样来自下面的实物。
  还是拿着吧。
  雷狮闭上了眼睛,攒紧了那物,跨步走过了平静水流。
 
  在睁眼,雷狮有些难以置信,手里拿捏着的物品,并没有消失,它静静的躺在雷狮手里,长长的下巴随风浮动,时不时擦碰到雷狮的胳膊。
  身外之物带过来,雷狮仔细想了想,明白了,嘴角抑制不住内心的欢悦,上扬出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  “果然,比起天使的光环,还是这条头巾更适合我。”雷狮抚平头发,将头巾绑好,“虽然有点丑,但我喜欢。”
  头巾中央黄色的星星有点歪扭,旁边写了一串字母,【I miss you.】
 
  与此同时,站在凡世的安迷修,手里没了那条白色的头巾。

  即使我们的手中空无一物,但是我们依旧能够握紧彼此的手,无论什么时候都是。
  “那个时候,是真的接触到了吧。”
  捏紧了拳头,抬起头看向蔚蓝的天空,隐隐约约能看见,云层的边缘,泄下一条星星的瀑布,倒映在青绿的湖泊里。
 
【end】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写了两天,尽量写长了,自我感觉仍然不是很好,感觉和歌曲契合度不高,下次会加油的,非常喜欢的曲子,小清新的风格,也希望大家能喜欢:)

大概是晚上要发的一篇的音乐,剧情也是和mv一样的,但是有改动,本应该是9.24发的:)
但是现在发了也没事。